女摄影师-淫妻奸情

添加:01-04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

我是一个业余摄影师,别看我祇是一个女孩子,可是我在很多摄影比赛都得过奖,尤其是拍摄人体,更是我的专长。
我通常是用我工余的时间,进行拍摄工作。好像这个星期天,就有一本时装杂誌找我替他们拍一辑男女内衣照片,而拍摄的地方,是在靠近大鹏湾的东坪洲。
这天一早我便出发,和一男二女的模特儿,去到东坪洲,拣选了一处比较偏僻 的山边,作为我们拍照的场地。他们几个,果然都是专业的模特儿,在露天没有遮掩的地方,我一声令下,他 们便已开始换衣服。
拍内衣当然是要脱光自己的衣服,然后再穿上指定的内衣裤,看到他们光脱脱的样子,我居然有点脸红。尤其是那个男模特儿,他小腹一团浓阴,直至下面,那阳具在静止的状态下,居然也有四寸左右。我见到其他两个女模特儿,也在偷看他 的阳具。
拍了一个中午,大家都很疲倦了,我宣布稍为休息一会儿,吃了午餐再进行拍 摄,于是大家便各处找地方吃自己带来的东西。
我找到了一处树丛旁边的空地,正在吃三文治的时候,忽然树丛中传来一阵异声,我偷偷走近,拨开树丛,看到那个男模特儿赤裸全身,坐在一枝树干上,而在他面前,则有一个赤裸的女子,由于她背着我,所以看不到她是谁。
我祇见到她跪在地上,头部刚好埋在他小腹的部位,正在一上一下的套动,而 他的表情,则像非常享受,过了一会,她站起身来,和他相拥在一起,他的手在她的两边乳房大肆摸索,看到他用力在搓捏她的乳房,我不禁心动,被胸围绑着的乳房,也有点痕痒的感觉,不期然地自己抚摸自己起来。
隔着胸围,我知自己的两边乳尖已经硬透。在这时候,他扶着她放在地上,将她双腿分开,可以见到她下体已非常润湿了。
他挺身而上,她「啊」的一声,我知道这时他大概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。正当他有节奏地摇动的时候,我发觉有一只手在我裙内,抚摸我湿透的下体,我转身一看,是另一个女模特儿,她叫珍妮,正笑微微的看着我。
我正想推开她,但她的手指已伸入我体内,令我浑身发软,无力地跌在地上。她正好骑在我身上,替我脱去我的上衣、牛仔裤。我身上祇剩下白色的胸围和浅黄 色的比坚尼内裤,但内裤已经湿透,将我的毛髮也显现了出来。
珍妮再来三两下手势,已将我的胸围、内裤脱下,令我赤裸裸的暴露在她面前,她看到我胸前嫣红坚挺的两点,还有下面丰盛的毛髮,像发了狂一样,伏在我身上狂嗅,又用舌头替我舐弄全身,命我不禁呻吟出声,她一只手抚摸我的乳房,另 一只手在弄我那湿透的三角地带。我双手乱舞,无意中碰到她那双不大不小的乳房 ,于是我也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也大力地抚摸她。
正在当我俩陷入疯狂状态的时候,我听见有人走近,跟着有人将一条软绵绵的肠状物体,放入我口中,我大吃一惊,睁开声音看看清楚,原来是那个男模特儿,?他正将他那阳具,塞入我口内,而且那东西正在我口内不断膨胀、变硬,跟着他在我口内一出一入,令我忍不住用舌头去舐他的大龟头。
过了一会,他将他那硬透的阳具,从我口内拿出来,而其他两个女模特儿则将 我推俯伏在地上,而他走到我屁股后面,一挺而入,我虽然已经很湿,但他实在太 大,将我里面填满,令我有爆裂的感觉。不过当他出入几下之后,我终于习惯下来,快感也随着而来,不禁耸动着屁股,来迎合他的活动。
其他两个女模特儿,也不甘寂寞,一个在舐我的乳房,另一个则将她的下体, 送到我面前,要我替她舔舐,我们四个人弄了半个小时,在他一阵强烈的抽插之后 ,我得到了高潮,而他亦将他的精液喷射在我体内。
工作完毕,在回程的船上,我不禁回味着刚才疯狂的滋味。回到家里,我已疲倦得要死了,但男友保罗已在等我,我忽然记起,每逢星期日,我都会和他造爱,今天他肯定是在等我,但我实在太累了,中午的一场大战后,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再 来一次。
但保罗一见到我,便十分兴奋,他扑过来拥着我,要和我接吻,我假意敷衍他,但他跟着脱我的上衣、牛仔裤,我也由得他,他看到我祇剩内衣的身体,就更加?兴奋,自己先脱光衣服,再过来替我清除障碍,到大家赤裸相见时,他的阳具已硬得像一根铁棒似的,虽然他不断抚摸我、又吻又搓,但我始终反应平平,下面仍然 乾涸,他探手到我下体,以奇怪的口吻问我︰为甚么会这样的﹖
我祇好推说今天工作太累,没有心情。他听完我的解释,整个人像泄了气,坐?在床上,一言不发,我见他这个样子,觉得很不好意思,过去坐在他身边,打算用手替他解决,但当他发觉我的意图,便很不开心的将我的的手推开。我见他这样, 唯有伏身在他小腹上,用口含着他的阳具,为了讨好他和补偿我的过失,我刻意奉 迎他,用舌头舐遍他整支阳具,甚至那袋子,更甚的是,用舌头舐他的股缝,还将 舌头伸了进去。
在此之前,我是从未试过和他这样做的,我偷眼看他,知道他非常享受,于是?更加肉紧,将他的东西全根吞入,直抵喉咙,当了深喉的女主角,这样吸吮了十分钟左右,他终于在我口内喷射,而我亦将他的精液全部吞下,一滴不剩。
自从那次和三个模特儿在山边玩过之后,我似乎对正常的性生活完全失去了兴趣,即使和保罗一起,也味同嚼蜡,不再像从前那般热衷,而保罗亦似乎察觉到这一点了。终于有一次他忍无可忍,他说下个星期日再来找我,如果我的态度仍是这样,那我们就宣告分手,说完就气沖沖的离去。
于是,这个礼拜我就为这件事担心,弄至我无心工作。星期三的一个下午,我放工的时候,遇到上次的那个男模特儿,他一见我,便走过来拥着我,我闻到了他 身上的气息,又想起那次东坪洲的情景,便任由他拥着我,他带我去到一间西班牙式房子,入到屋内,已有另外一个男人在,他们两人一见面,便脱光自己的衣服,在我的眼前,出现了两根不同形状、但都很粗大的阳具,他们两人不理我,先互相接吻,我一看大惊,原来他们是同性恋的,而且和我造过爱的那位,还是宜男宜女的呢,他们见我呆立在一边,于是拿了一杯水给我喝,喝了这杯水之后,我突然间觉得很热,而且下体有骚痒的感觉,开始润湿了,这是自东坪洲之后,很久没试过的。
去上衣,一个替我脱下裙子,两三下手势之后,我身上已经祇剩下浅红色的胸固和肉色的比坚尼三角裤,虽然没有衣服,但我仍然觉得很热,冲动得上前捉住他们的阳具,跪在他们中间,轮流用嘴去吸吮它们,又吮又舐,又用手上下套弄,他们的东西越来越硬,其中一个将我的胸围内裤脱去,同时将我的屁股翘起,他从背后挺进我的体内,他将我的空虚完全填满了,同时我也用口替另一个服务,他们有节奏的在一前一后耸动,我的快感源源不绝,而且有一个冲动,要他们更大力的抽插,才能满足我的需要﹗
过了不久,他们又对调位置,我用口服侍一个,而另一个则舍正路而弗由,居然由我的股缝插入,那一下真是命我惊心动魄,有被撕裂的感觉,虽然很痛楚,但却能十足满足我的需要,他不断出入,我的另一种快感,也是源源不绝,直至高潮迭起。
事后我奇怪地问他们,为何我有这种狂野的表现?谜底揭穿了,原来那杯水是他们加了料的,我灵机一触,问他们要了一点那些料,相信可用来应付今个星期日我和保罗的难关。
星期天我回家之后,估计保罗就快来了,就喝下那种东西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,我开始觉得药力发作,而保罗始终不见蹤影,我感到有些不妙,此时门钟响了,我匆匆走去开门,谁知进来的,竟是我的表弟阿强和她的女朋友阿珍﹗我一见他们,心里便暗呼不妙,很怕保罗此时回来,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,电话响起来了,原来是保罗,他说有急事要到澳门去一趟,过两天才来找我,我一听他这样说,差点晕了过去。这时怎么办才好呢﹖
我忽然灵机一触,将我用剩的那些料,再倒两杯水给他们。
不到五分钟,他们两人的目光已出现异样,阿强忽然大叫一声,向我扑来,双手分袭我左右两边乳房,大力的搓捏,我也狂喘着气,将他的衣服一件一件扯脱,我望见他的阳具,已呈现勃勃生气,我怕阿强耐力不足,于是一手将它抢了过来,将它塞进我那润湿的阴户。
阿强也大力挺动,有节奏地抽动着、研磨着,阿珍在旁边,因为抢不到阿强,?唯有用手自己解决,也弄得自己婉转娇啼,我和阿强不断地摇动,直至他在我体内喷射﹗
阿珍也疯狂了,她含着阿强刚刚射完精的阳具又含又吮,终于又把他弄硬,然后在我目前表演了一场生春宫。


/p>
评论加载中..

本月热播视频